今天夜間到明天白天:晴間多云,最高氣溫14℃,最低氣溫-1℃,西北風3-4級。


愿做孕育種子的泥土
——記“金昌好人榜”誠實守信好人左改玲
0
發布日期:2019-10-17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著名小學教育專家斯霞曾經說過:“作為一名教師,不僅要掌握知識,更要有童心、有母愛。與孩子打成一片,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。”而在左改玲的心里,她的每個學生都是她的孩子。

今年43歲的左改玲是金昌市實驗小學的一名語文老師,同時擔任班主任、年級組長,執教15年,多次被學校評為優秀輔導員和優秀教師,2016年被共青團市委、市教育局、市少工委等單位評為“金昌市優秀少先隊輔導員”,榮登“金昌好人榜”。

“對學生一份寬容勝過十份責備”

“小學階段的孩子就像一棵剛剛發出嫩芽的小樹苗,需要細心呵護。要多表揚,少批評,對孩子的進步要及時給予肯定和獎勵。”這是左改玲一直秉承的教育理念。在左改玲的辦公桌上、抽屜里,放了許多尺子、墨囊、橡皮等小玩意兒,這些東西都是她給學生們準備的,她總說,對學生要多寬容,少責備。

左改玲曾經帶過一個學生,因為從小跟爺爺奶奶長大被慣壞了,上學后,三天兩頭不帶書本,不寫作業,還在班上搗亂影響其他學生,父母對其也是束手無策。

在左改玲看來,這樣的孩子內心都是脆弱的,自尊心強,他不受約束只是想讓父母多關注他。在和學生的父母多次溝通后,左改玲開始重點關注這個學生。有一次,班里一個學生的作業本被人撕了,經過調查發現是這個孩子干的,左改玲覺得機會來了。

“不用調查我也知道是他,但我并沒有當場揭穿,而是私下找他談話,指出他的錯誤,并承諾替他保密,同時,要求他只要認真學習,按時完成作業,就能將功補過。”說起這事兒,左改玲滿面笑容,“孩子真的很單純,當你用保守秘密為條件跟他做交換時,他是很愿意接受的。”經過這件事,這個孩子的學習態度稍有改觀。可剛穩定了半年時間,這個孩子又趁老師不在辦公室偷看準備考試的卷子,正巧被左改玲看見了。

“當時我咳嗽了一聲提醒了他一下就離開了。過了幾天,在他的作業本里我發現了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老師,那天被你撞見后我害怕極了,你沒有批評我,是對我的寬容和信任,我知道你是讓我自己認識到錯誤,我現在知道自己錯了,謝謝你,我一定做個好學生。”一想起這事兒,左改玲心里總是暖暖的:“我很慶幸自己當時沒有發作。我就在作業本下面加了一句話:你這樣做老師很高興,說明你已經愛上了學習,只是方式方法不對,我相信你一定能憑自己的實力考出好成績。”

那以后,這孩子像變了一個人,學習上積極努力,成績突飛猛進,當父母看到孩子的變化時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你要是放心,孩子就交給我吧!”

有一年期中考試前夕,左改玲所帶班級的一名女生學習成績突然下滑,細心的左改玲馬上找其談話,原來該學生的母親在工作時手部受了重傷,父親長年有病,家中還有一個年幼的弟弟需要照顧,這名學生連吃飯都成了問題。

了解情況后,左改玲主動與學生的母親取得聯系:“你要是放心,孩子就交給我吧。正好還能跟我姑娘作個伴。”

從那天起,左改玲白天當老師,下班后就成了這名學生的臨時媽媽,帶她回家跟家人同吃同住。年幼的女兒不理解:為什么媽媽每天接姐姐回家,卻不來接自己。

“女兒埋怨我,搞得我哭笑不得,就跟她解釋:姐姐是媽媽的學生,因為家里沒人照顧她所以跟媽媽一起回家。那時女兒正上幼兒園,每天就盼著我能去接她,可是,我總是食言。”談起女兒,左改玲滿懷愧疚。

因為換了環境,這名學生剛來左改玲家時不適應,經常半夜尿床。左改玲啥話沒有,不管幾點,都及時為孩子換上干凈的被褥。后來,細心的左改玲找到了孩子尿床的原因,就每天半夜叫孩子起一次夜,漸漸地,孩子不再尿床,而這一住就是8個多月。后來,這名學生的父母身體雖然有所好轉,但是對孩子的照顧還是有限,左改玲就又把她接回家,斷斷續續地從三年級一直把這名學生帶到了六年級。

談起這件事,左改玲笑著說:“說實話,相處久了,我還真舍不得這孩子,孩子很懂事,學習上也很努力,跟我家人相處得很融洽,我覺得她就是我的大女兒。”孩子的母親對左改玲一直心懷感激,當小兒子到上學年齡時,她執意把孩子放進左改玲的班級,用她的話說:“把孩子放到左老師身邊,我放心。”

從教至今,把學生帶回家住對左改玲來說就是家常便飯。有一年臨近中秋節,左改玲班上一名單親媽媽要出差,沒人照顧孩子,就硬著頭皮找到左改玲,左改玲二話不說當天就把孩子帶回了家,還在中秋節當天,帶著孩子去婆婆家吃了團圓飯……

“我不能讓一個孩子掉隊”

“師者,傳道授業解惑也。教書育人是我的天職,如何把知識傳授給學生,如何培養學生健康、向上的品格,是我必須要完成的任務。”這是左改玲對自己的要求。為了讓每一個學生都不掉隊,左改玲深挖教材,根據學生特點和興趣愛好,制定學習計劃。

為了加大學生的閱讀量,左改玲安排每天早晨十分鐘的經典誦讀。她親身示范,要求學生背會的自己先背會,逐一領著學生背、記、考,直到全部合格為止。她所帶班級學生的古詩積累量已經超過教育部門規定的篇目。她還要求每個學生準備一個積累本,專門記錄好詞、好句、好段,為寫作積累素材。她所帶班級學生成績及格率100%,優秀率達98%。

然而,優秀率差的這2%卻一直讓左改玲耿耿于懷:“同事們都說我太貪心,98%的優秀率對一個有50多名學生的班級來說,相當于只有一個人的成績沒有達到優秀。其實,我心里明白,學習上是存在智商差距的,我遺憾的是,如果把品德這一塊放進去,我相信,我的孩子們一定是100%優秀。”

學生的成績在左改玲看來只能證明學生對知識的掌握程度,不能證明一個學生的全部,她更重視學生的品德教育。她說:“我一直堅持,學習上可以有智商差距,可以有好有壞,但是品德上絕不能有差距。我教的學生無論將來走到哪里,都首先要做一個正直的人。”

從教15年來,左改玲帶過的學生中有的已經上了大學,可是這些孩子無論身在何處,只要回金昌都會來看望她,一見面不是叫老師,而是喊媽媽,每當這個時候,左改玲就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老師。

“教師這個職業不僅僅像蠟燭,更像泥土,使每一顆種子都能從中汲取豐富的營養而健康成長。”左改玲很喜歡這句話,而她也甘愿做一抔孕育種子的泥土。


信息來源:金昌日報
打印 關閉


重庆时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