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夜間到明天白天:多云間晴,最高氣溫27℃,最低氣溫11℃,西北風3-4級。


鸞鳥湖,靜臥在青山下
0
發布日期:2017-03-22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陳漢春

鸞鳥湖,聽聽都是一個很詩意的名字。“鸞鳥鳳凰,日以遠兮;燕雀烏鵲,朝堂壇兮”,屈原把鸞鳥與飛龍在天的鳳凰并列,鸞鳥湖,清波蕩漾,靜臥在青山下。

一大片一大片油菜花盛開,天地不惜用最艷麗的色彩涂抹這平疇沃野。芒果、香橙、梨、香蕉、木瓜,你把所有黃色的水果拿出來,也沒有辦法形容這遠遠近近、深深淺淺的黃。七月,最富有的季節,雨水豐沛,陽光透徹,油菜花,青稞,滿臉都是笑瞇瞇的神色。

草原上,有涼爽的山風,吹來了一群又一群的羊。張王李趙,每個羊群有自己的姓氏,你看羊群身上涂抹的顏色,你聽它們咩咩的叫聲,就知道江山易改,秉性難移。

馬群從山頭漫過來,昂首嘶鳴,“天馬徠,從西極,涉流沙,九夷服”,這分明就是漢武帝魂牽夢繞的天馬,從渥洼水中橫空出世,石破天驚。它也可以叫颯露紫,拳毛騧,青騅,什伐赤,特勒驃,白蹄烏,統稱昭陵六駿。鸞鳥湖,在山丹軍馬場的腹地,這里不出產套車拉轅的馬。軍馬,也是駿馬,它們足輕電疾,神發天機,應策騰空,乘危濟難。一匹駿馬,可以成就一個英雄;一群群駿馬,可以打下萬里江山。駿馬配英雄,英雄又可能輸掉百年社稷,但這都與駿馬無關,鸞鳥湖畔的馬群,在靜靜地吃草。

牧馬人,騎著摩托車在草原狂奔,風馳電掣,恣意發泄著剽悍的氣力。他不是匈奴人,也不是吐谷渾人,他不啃風干的牛肉,不喝粗糲的烈酒,摩托車沒有自己的脾性,加上汽油,他們只是在玩弄機器。

草原上的云雀在草間做窠,有人侵犯了它的領地,倏地竄上云間,嘴里是凌厲的警告。紅嘴鴉成群飛翔,天上白云朵朵。

饅頭花,紅光灼灼,一簇簇,一團團,遠看是山火,近看是火焰,映天蔽日。叫饅頭花只是取其形,也可以叫火柴頭,也可以叫狼毒。

鸞鳥湖周圍,不光有狼毒這味草藥,還有秦艽,羌活,白芥子,車前子。它們吸吮日月精華,沐浴著天地靈氣,耐苦寒,主濕寒,把自己遭受的最大痛楚,化作了相反的藥性療治人們的病痛。草木有情。

牧馬人許靈均,背著右派的大山來到西北牧場勞動改造,舉目無親,孤獨、絕望。李秀芝,打土坯,壘新房,養雞鴨,把一顆失意的心靈溫暖得像灶火一樣滾燙。鸞鳥湖,萬斛雪水萬斛情,這里出產草木精華,也生長圣潔愛情。

鸞鳥湖的背后,拖著長長的歷史背影。鸞鳥,春秋戰國為西戎地,秦屬隴西郡,霍去病置河西五郡,是名鸞鳥。后改番和,顯美,驪靬,焉止,一直固定叫永昌,查查《五涼全志》,兵家你來我往,朝代興衰更替,湖水今消彼漲,鸞鳥湖,早被揉搓得七零八落。所幸陽光不老,春草可以綠了又黃,個體的生命,怎么能熬過歲月的漫長呢?湖水漣漪,波光粼粼,在她面前,前涼、后涼,西涼,北涼,南涼,都只是歷史打了一個小小的盹而已!作為人,你只需打發累贅的時光,刪繁就簡,喝茶,出門,安靜自己的心靈,讀幾行字,去湖邊看風景。心閑,萬事就閑了,放下塵世。

幾頭牦牛在湖邊吃草,舌頭一卷一卷,氣定神閑,有很深的道行。遠處依稀可見的雪嶺,脊線蜿蜒起伏,一直延伸到天際。刀戟一樣的山嶺,直穿蒼穹,黛黑的舌尖,一塊塊啃嚙著完整的晴空。沒有了塵囂,你的心靈陽光一樣澄澈,青草一樣碧綠,癢癢的喉嚨,你就唱一首“花兒”吧。“哎……左邊的黃河(嘛噢喲),右面的石崖(么噢喲),雪白的鴿子(么),噌愣愣愣愣愣,倉啷啷啷啷啷,撲嚕嚕嚕嚕嚕,啪啦啦啦啦啦地飛呀,水面上飛來(嘛噢喲)”。情由景生,“花兒”本是心上的話,不唱時由不得自己,青海的老阿爺就是這么個說法。

唱著歡快的曲調,鸞鳥湖沐浴在夕照中,云影在天上,也在水上,牛羊回圈,格桑花困頓,溪水向東嘩嘩流去。鸞鳥湖,一副水墨故園,靜臥在青山下,存留祁連,永駐心間。

信息來源:金昌日報
打印 關閉


重庆时时